載入中...

閒談。點滴 何志立 (執事會主席)

與你在信仰的路上,一起成長,一起事奉,是莫大的恩賜。你事主的委身,對肢體真誠的關切,都成為我的鼓勵。今天我倆因著回應上帝不同的呼召,分別在母堂及分堂事奉,彼此配搭的機會已不多,但在天國的事業上,我們仍是各守其職,為福音使命打拼,主內的團契還是真實。

 

本頁圖片/檔案 - 789

油麻地探訪

在我參與分堂事奉的決定上,知道還有藏在你心底的疑問。為何我是那麼決斷不考慮雙重會藉的安排?放棄母堂會友的身分?與母堂近三十八年的情誼,又豈是我不看重的,但明白這雙重會藉的安排是暫時的,在一段日子後,仍要在兩者間作抉擇。深信母堂的安排是出於愛心,亦基於周詳的考慮,讓一些願意協助分堂發展的肢體,在完成他們的服侍後回歸母堂;又顧慮到那些未能適應的有合宜的退路。分堂開始時,滿是預見的困難 ── 領袖欠缺、經濟不穩、信徒幼嫰,甚至分堂能否長遠發展也是有存疑;可能就是這不定性,不容許自己有一點顧盼猶疑,與肢體同踏上這信心之路。作神家內的僕人,豈不應是如此。

 

教會是基督所買贖的,但組成的是我們這群不完全的人,還有不順服,還會按人意處事。分堂的產生是回應上帝的呼召,也得承認是有源於處事上不協調的事實,也為這緣故,傳言我的去留是因親近一個、交惡另一個。怎會是這樣呢!你我在事奉上所領受的教導,是「唯獨追隨基督」。當上帝把社會邊緣的群體,一片福音硬土鋪陳在我們面前,對這機遇有不回應的理由嗎?深知你若面對同樣的呼召,你的決定也是一樣。

 

堂自立已兩年了,當中有感動,亦有疑惑。讓我與你分享一、二。

與弟兄一起分享禱告時,不難感受他那發自內裏的欣悅,禱告環繞的,都是他新近懷孕的妻子,和他所期待的家庭新成員。『快要做父親啦,記住要做家中的頭,帶領家人認識神。』『一定會!』『你可以和太太一起為BB祈禱,呢個喺你太太經歷神的好機會。』『喺喎!可以喎!』隨即弟兄就拿出手機,分享他妻子的短訊,內容是一個代禱的請求。『她以前不會這樣,現在開始慢慢親近神喇!』為著這位弟兄感謝上帝,從前他是浪蕩放縱,生活坎坷,今天他對神存著單純的倚靠,又有上帝祝福的家庭,這已是上帝恩慈的明證。

 

每一次監獄的探訪是我不輕言缺席的,這是出於關心獄中的囚友,但認識他們時,看見神如何親自介入他們的生命,更使我讚嘆不已。開始時,鋒總對探訪的義工愛理不理,一臉冷漠,還幸堅持使我們打開破口,與他還可以有一、兩句說話;就這樣,觸動了他向神禱告,往後就是上帝與他的互動。從前他對出賣他的家人滿懷怨恨,今天他為曾受他傷害的家人存著關心懊悔;他鼓勵其他囚友親近神,分享他信仰的經歷。一切的轉變就是來得那麼不自然,是的,這都不是我們所作的,是天父在我們當中。

 

不過,在社區的外展接觸時,亦有難受的片刻。不知何時開始,自己有一個很幼稚的念頭,若活在社區暗角的群體認識主耶穌,站出來,在陽光下祝福鄰里,這是何等美麗的圖畫。就是憑著一股儍勁,拉著同工,跑上街頭,走入社區,做到的只是與某某閒聊數句,沒有多大進展。一個下午,在社區的公園內,抓著相熟的朋友傾談,東拉西扯的技倆我還是有的;這時,察覺背後冒出一個蒼白的青年身影,惘然在周張那能止住自己癮頭的;交易,只用上數十秒,那軀殼,沒有靈魂的,瞬間就遊走了。我不是無知不明白每日在這公園裏發生甚麼交易,我眼前的朋友是幹甚麼勾當,只是站在當中,內裏是痛心,又是無奈,有可能改變嗎?我是不能?天父啊,求祢憐憫!

 

抱歉,仍是那樣絮絮不休,只願意你可更多知道我們的服侍,謝謝你耐心的閱讀,深知你會以禱告與我們同行。求天父悅納我們所作的!

因應最近疫情關係,暫停實體崇拜及小組活動直至另行通告,肢體應在家讀經、祈禱親近神,亦應主動關心家人親友,作主見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