載入中...

《生之盼》 王俊德

我係屯門長大,由細到大都好鍾意打交,之後因為打交,入咗黑社會。到咗十四歲,我食咗人生第一啖白粉,由那時開始,我已經返唔到轉頭。

 

我十六歲第一次坐監,之後一直斷斷續續坐監,而當時我媽媽只係俾八個字我:「終生監禁,分期執行」。我媽媽係街市出身,我有哥哥,細妹,細佬,而最不幸,係我三兄弟都係食白粉,媽媽無晒希望,我相當自責。我二十歲,媽媽要我到大陸戒毒,我好成功戒左兩年,媽媽好開心,但係我當時成日同女朋友鬧交,之後我又食返,分手,又再坐監。直到我二十六歲,有一次朋友來探監,說到我細佬死了。我好愛我細佬,可以的話我也想用自己生命去換我細佬,但……之後,我仍繼續吸毒。二十九歲,我有兩位好姊妹,幾年來都叫我入村戒毒,我第一次入福音戒毒,當時我脾氣很暴躁,有好幾次想要離開,兩個月,我有一次想離開,但我在走之前不停睇聖經,當時感到神同我講咗第一句說話:「不可含怒到日落」。我當時好平靜,問自己點解要發脾氣,之後我留低,四個月,我睇咗《受難曲》,我哭了,我記得除了細佬死,我沒有一滴眼淚流過。

 

神奇妙給了我眼淚,神要俾我感情、感覺、笑容、喜樂。我覺得自己似返一個人,之後我立志終生靠主,守護信仰。畢業後,我堅持返教會。2009年,我三十二歲受浸。我還記得我出村後一無所有,我只祈禱求神賜我一個家,這段時間我有在教會事奉,我有做義工。三十七歲嘅我,今年終可得到一個家,2014年4月我結婚了,有一個很幸福嘅家。

 

我愛主耶穌,我將榮耀歸於父神,Amen!

 

本頁圖片/檔案 - ng

 

本頁圖片/檔案 - ngg

因應最近疫情關係,暫停實體崇拜及小組活動直至另行通告,肢體應在家讀經、祈禱親近神,亦應主動關心家人親友,作主見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