載入中...

《耶穌配得我跟從》 李以祿(LuLu)

我叫以祿,聖經上一個地名,我家我這一輩的家人都叫以諾以琳,一聽就知道了一定是基督教家庭。 以前小時候家裡很窮,我讀到高一沒錢就工作了。 兩個哥哥經常犯事警察來抓,我的童年都是陰影,父母和奶奶每天都只有跪下來禱告。 我小時候很恨我父母這麼笨這麼無能,別人的父母各辦家庭工廠賺錢,他們只知道去教會禱告。 我也很反感基督教。 我十三歲放學就開始在鄰居家工廠車衣服,一個月賺的比我媽還多。 18歲以下認識的都是社會上砍砍殺殺的人。 不是送他們去醫院縫針就是到牢裡看望,因為住的地方周圍都是這些人。 28歲海歸認識都是政界人士局長行長市長。 38歲最奇妙認識都是牧師。 在我人生最頂峰,神揀選了我,帶領我「回家」。那時我大哥以諾吸冰毒被關了,我不捨又救,關了又救。 我用盡人的方法給他很好的生活物質,但還是阻止不了他反復又反復的吸毒,最後我開始去教會拉著這個牧師哭,那個牧師哭。我發現我哭了以後,我得到釋放,我很舒服,恐懼感會減輕,我不斷去互愛中心學習和聽道。 那時早認識輝牧師經常聽他在互愛講道。 因為小時候,二哥給人打到精神分裂,我成年後送他進廣州德國人開的醫院醫了半年全好了,一天醫院家長會開著門他跑了。

 

那是1998年的事,至今瞞著父母的。以諾是我唯一的哥哥了。一次在家接待溫州牧者,他們告訴我做戒毒事工,在溫州警察常來抓,於是我幫助溫州教會搞了個香港有牌的戒毒教會在溫州實施。我哥那時突然自己停止吸毒了。 感謝主,那時感到神是想和我互動做神的工作,我心裡清楚神在我身上是有計劃的。神是信實的,祂讓我們經歷祂的同在,苦難是神化了妝的祝福,的確是這樣。人卻在順境中常常忘記神。

 

後來幾年在信仰路途上,一點沒長進還是小學生地步。 在我四十歲的時候,禱告求主使用我,我說我喜歡照顧人,服侍別人。 而就在禱告後,我輕輕鬆鬆的開起了賓館。原來做合神心意的事是這麼方便的。 我在賓館照顧輪椅客人,幫有需要的人洗衣煮飯,感謝主,雖然每天很累很累但心裡很開心。

 

有段時間很多人發洪漢義的視頻給我,我才知道香港有個這樣的黑道教會,第一次去崇拜,聽見唱詩歌「我願為你去」用聖靈與火為我施洗,讓我充滿天上的能力,歌詞深深的吸引了我。很多事別人說不可能在我身上都變成可能。 神給了我很多能力,又認識了賴小英。 我想這一切不會是無緣無故,是神的帶領下我開始每星期二和她去得勝堂聚會,我們開始在信主的路途中互相結伴學習神的話語。

 

今年年初發生了一件事,我真正相信這個世界是有神的,而且是那個很愛很愛我們的神。 以諾帶著妻兒在西非做鞋子生意回潮州進貨暈倒了,我連夜趕去,大小便失禁很嚴重,我第二天馬上決定送他回了老家。當天到了溫州馬上搶救肝腎衰竭,大腦水腫,人已不行醫生都說沒救。 這時朋友女婿連夜送來虐疾藥青蒿素,這藥去年諾貝爾得主屠呦呦發明的。他在重症

 

監護室共昏迷了13天,在第12天我第三次飛溫州飛機上想到一個人,那人叫張輝,我和我哥都認識,以前很壞吸毒還燒他媽。 我一到醫院就問我嫂子她也認識。 我受聖靈感動,很有信心的說他來叫我哥以諾就會醒。我嫂子還不理解說我找這些社會上壞人來幹嘛。第二天張輝找來了,他現在信了耶穌悔改了,專門幫人在醫院禱告,感謝主哈利路亞!之前我對他背景一無所知,他進去幫以諾禱告唱詩歌。以諾隔天真的醒了。神是又真又活的神,祂瞭解我們的需要,祂知道我們最在乎最緊張的破口在哪裡,衪會在這裡引導我們。一路上神對我不離不棄,一人信主全家得救,這是真的。一路回首今天的我能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裡真是神的庇佑。相信也和祖輩信主得救有關係,一切都靠神的憐憫和恩典,感謝主! 今後我也願奉上自己竭立為主做工。哈利路亞感謝主。願一切的榮耀歸於天上的阿爸父。

 

本頁圖片/檔案 - image2

因應最近疫情關係,暫停實體崇拜及小組活動直至另行通告,肢體應在家讀經、祈禱親近神,亦應主動關心家人親友,作主見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