載入中...

《有主永遠不「頭痕」》關瑞慶(慶叔)

我是一個白手興家的人,創業就無份。自小無爸爸,媽媽獨力養大我,點知我不生性,唔好好讀書,令她很傷心。可能家庭問題,好早出嚟做嘢。當時做燒味一做就十幾年。 到28歲時,媽媽突然中風過世,當時我一個人唔知點算好,在醫院裡好傷心,哭到返屋企,半個月無心機返工。辦妥媽媽的後事,啲朋友叫我睇開啲。 之後我想通咗,收拾心情開工,跟住做海鮮菜檔、酒樓司機。

 

本頁圖片/檔案 - 6

關瑞慶與太太

到了中年,40歲才結婚,娶個好老婆(亞玲),幫我生3個仔,照顧我們一家,記得細仔出世時,佢辛苦時刻、她坐月時,我一早返工,晚時才回到家,果段時間幫唔到手,樣樣要她一手去做,好在有大仔二仔的同學家長幫手,帶我二仔返學放學。 有一位家長,佢背著個仔帶啲坐月食物、用品來我家。 我地當時住唐樓六樓行樓梯,家長們都唔怕辛苦。 老婆說她們信基督教,信教的人很好,又幫人又唔計較,我哋第日都信教!

 

日子過得很快,這幾年啲仔一個一個大了,自然問題多,教學、生活、開學的校服、書簿費、學校雜費,總之頭痕,開始同老婆有爭吵,自然心情不好,唔識包容,脾氣唔好,老婆情緒不安,時常將兒子閙,這個家出現了好多問題,不知如何是好。 後來識咗個為食信耶穌嘅同事,佢知我咁多問題,同我去食嘢,又同我傳福音,帶我返教會。 我話我信佛,佢話無問題,我從沒想過信耶穌,我都五十幾歲人,宜家至信耶穌,比人笑,不過我知大仔都已決志信主。 他都聽話肯返教會,佢說返教會可以同同學相處,又有導師教功課同補習、學琴,咁多好處。我抱著好奇的心,和他一起返教會見識這個信仰。

 

本頁圖片/檔案 - 7

關瑞慶一家

首次踏入得勝堂的感覺幾好,認識教會弟兄姊妹後,他們帶領我敬拜和唱詩歌,我感覺很開心。 自這晚後,令我對主和教會有認識,逢星期二晚有時間我都會返得勝堂敬拜和唱詩歌。 2016年10月17日我決志,決志後我心信主,每天都向天敬拜,多啲認識耶穌。我的心情開始好咗,沒有時常閙啲仔,和老婆相處融洽,有問題同耶穌講。有日大仔同我說如果屋企有個鋼琴就好了! 點解? 因為响屋企練琴有多啲時間會好啲,咁買個新琴要過萬,二手都要幾仟,點算好! 返教會同啲弟兄講吓,過了兩天,弟兄傳來好消息,有一個琴問我要唔要,我開心嚟唔切要,最正話唔洗比錢教會,你只要付運費就得。 當時只有感恩,感謝主。 多謝弟兄(福哥和文聰),有咗個琴之後,亞仔做完功課後,有時間响屋企練琴,佢都好歡喜,希望家人信主,將兒子交托主。

因應最近疫情關係,暫停實體崇拜及小組活動直至另行通告,肢體應在家讀經、祈禱親近神,亦應主動關心家人親友,作主見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