載入中...

從自我主宰到「主」宰 陳湘萍(Clara)

信主前,我是一個在工作上脾氣很暴燥的人,很容易因工作事務上或遇到阻濟時,自己的脾氣會很差,經常捉住些工廠職員來駡,有時甚至駡到人家狗血淋頭,想起來都幾得人驚,而且自己的思想都比較消極,凡事都向差的方面看。我亦拜很多偶像,只要人們告訴我這位神明很靈、會保佑你平安、一切順利,我都會去拜,希望求心裡平安、平靜。我亦是一個很怕黑的人,如果黑到伸手不見五指,那麼我心中是很恐懼,很不平安。我亦是一個工作狂,由於畢業後就入了製衣行業習慣了很繁忙的工作,每天工作時間很長,返九放唔知,有返工無收工時間,家人、朋友常勸我不要只顧工作,要注意身體及比點時間家人、朋友,不要忽略他們,但自己以為自己尚年青有精力,想搵多點錢,讓家人有舒適的生活,沒有人能勸得我停下來,後來更以我的興趣去做兼職儀妝師,接更多新娘化妝生意,搵到更多金錢,結果金錢充斥了我的腦袋時,問題出現了……

 

2008年,因發現自己有BB,心中由驚喜變為擔憂,因為發現有小產跡象,當時心中責怪自己,為何有BB都不察覺到,於是向一位剛上任不久的新同事透露我心中的不安和擔憂,很感謝天父的安排,因為我在此公司工作多年,都從未有一位基督徒員工,就在我很無助的時候,好像神就派她來為我祝福一樣,她帶領我信耶穌決志,叫我相信神會保守我及我的BB,小生命一定會無事,但好不幸地,小生命在一星期後就沒有了,這事對我和丈夫打擊很大,在安排做流產手術前的早上,獨自在醫院看著藍藍的天空,心中一鼓不忿氣,問上帝你又話會保守我和BB,點解唔係嘅,其實你有無聽我祈禱呢?我在埋怨祂為何要咁對我,當我腦裡有很多不明白的時候,一位好朋友來探我,她亦是基督徒,我問她點解神要咁對我,我好難得才有BB,但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就沒有了,與其不是給我,為何又要比我又取回呢?朋友很有耐性地開解我說︰可能天父知道你太沈醉在工作裡,無人可以勸得你停下來,就以這方法叫你停一停,想一想自己的人生及方向,是否只有工作?還是有其他呢?

 

我雖然認同朋友的勸解,但心中仍認為點解主要用一條小生命來點醒我,唯一當時能感受到主給我的安慰,就是在做流產手術時,我心中感到很平安,沒有半點恐懼和擔憂,因為我咁大個女第一次住醫院,並要做手術,理應是很驚怕,但當時心中出奇地平靜,我知是主給我的安慰,感謝天父,手術後一切回復平常生活,但心中的問號仍無法解答,直至幾個月後婚姻出現問題,我們之間出現第三者,他把感情投到別人處,當時我好傷心,我向神哭訴︰究竟發生怎麼事呢?剛平靜下來又要接受一個咁大沖擊?那裏支持得住呢?幸好教會內有姊妹不斷鼓勵我,叫我要倚靠主交托自己給神,定能熬過這一關。這兩年裡,神都與我同在,在我傷心、孤獨時,祂聽我傾訴,在我低落的時候,祂派很多好友來安慰我,給我鼓勵,由忿怒至傷心到學習包容、體諒他的日子,很不易過,如果沒有天父在我背後撐住我,我相信未必捱得過,回望那些日子,我終於明白神為何要收回BB,因為還未是時候。祂為我

們已預備好一生的旅程,只要我倚靠著祂,祂所作的一切都是為我好,因為祂很愛我,不要我受嘅傷害更大,我好深深體會到主的愛,知道甚麼是真正的愛,就是無條件犧牲,世間是無人能及。

 

藉這事,主已住在我心中,令我不再怕黑,在黑暗的環境下,我仍然很平安感謝神,亦由學習包容的過程內,我的暴躁脾氣改變了很多很多。

 

好感謝天父一直的與我同在,一切榮耀都歸給我的主。

 

本頁圖片/檔案 - 16

因應最近疫情關係,暫停實體崇拜及小組活動直至另行通告,肢體應在家讀經、祈禱親近神,亦應主動關心家人親友,作主見證。